荆戈铁马(系统猎杀者:开局从杂役做起)全章节免费在线阅读_《系统猎杀者:开局从杂役做起》完整版在线阅读

荆戈铁马是奇幻玄幻小说《系统猎杀者:开局从杂役做起》中出场的关键人物,“我叫霹雳”是该书原创作者,环环相扣的剧情主要讲述的是:这个世界,有无数宗门林立,有一帝国统筹万宗,修行之人遍地行走
荆戈从睡梦里悠悠醒来,发现自己意外开启了系统,而系统发布的第一个任务竟然是要荆戈去猎杀本世界其余拥有系统的修士,似乎有一些不可告人的秘密
他起初的想法很简单,活下去,保护自己
……
多年后,荆戈发现所谓“系统”背后的秘密,
他不得已踏上征途,一个全新的世界由此掀开神秘的一角……

小说:系统猎杀者:开局从杂役做起

类型:奇幻玄幻

作者:我叫霹雳

角色:荆戈铁马

经典热门小说《系统猎杀者:开局从杂役做起》是大神级网文作者“我叫霹雳”的代表作。小说精彩内容概述:荆戈盘膝坐在蒲团上,调息着伤势,他听着系统说的话,无声地叹了口气。来这个世界也快有一个月了。现如今,这个坑壁系统终于要和自己坦诚相待了吗?荆戈也学着系统幽幽叹了口气,语气哀怨地说道:“若是今日我未去寻那白昼,你还要瞒我多久?又还要骗我多久?”???系统没有脑袋,不然它小小的脑袋上也一定是布满了大大的问号。你给这跟我俩演琼瑶剧呢?“我***,你个***,我**骗你个**!”???此刻荆戈的脸上迷茫无比,他简单翻译了一下系统刚才的星星语言,一脸黑线。莫非自己是想错了?突然系统的声音深沉了起来:“很久很久以前,天道突然出现,带来灾难,带走了气运又消失不见

评论专区

重生之美食帝国:严格意义上,我看到就爱上的的第一本美食文。作者很会把握文字节奏,不拖沓,好看,好吃。我就对照着小说做了一次葱油面,味道还成

左道江湖:谁能告诉我,为什么主角会把金手指通天剑玉绑在手臂上暴露在外面?这是曾经天下第一高手的配玉,第一次在隐楼被人发现后主角仍旧不把玉收起来,现在又被人觊觎了。。。用睿智行为推动剧情?

宇智波的逆袭:鸣人娘化,低能系统,吐了听说娘化改了+1星

系统猎杀者:开局从杂役做起

第六章 设局

荆戈盘膝坐在蒲团上,调息着伤势,他听着系统说的话,无声地叹了口气。

来这个世界也快有一个月了。

现如今,这个坑壁系统终于要和自己坦诚相待了吗?

荆戈也学着系统幽幽叹了口气,语气哀怨地说道:“若是今日我未去寻那白昼,你还要瞒我多久?又还要骗我多久?”

???

系统没有脑袋,不然它小小的脑袋上也一定是布满了大大的问号。

你给这跟我俩演琼瑶剧呢?

“我***,你个***,我**骗你个**!”

???

此刻荆戈的脸上迷茫无比,他简单翻译了一下系统刚才的星星语言,一脸黑线。

莫非自己是想错了?

突然系统的声音深沉了起来:“很久很久以前,天道突然出现,带来灾难,带走了气运又消失不见。世间十分危险,世间谁最勇敢。一位修士赶来,大声喊,我要带上最好的剑,翻过最高的山,闯进最深的森林,把气运带回人间。“

???

荆戈又是一脸懵逼,不是说坦白么,怎么还突然唱上了?

“修士吹着牛逼,要跟天道打架。可惜被一道大雷直接劈成了渣渣。”

”那和你有什么关系?你是那个修士制造出来的产物?“

荆戈有些茫然地问道。

“不,我是那道雷。”系统依旧深沉地说道。

荆戈不知道系统到底是不是那道雷,但是他这会儿被这句话雷的不轻。

为什么雷成了系统?天道和那个吹牛逼的修士又是怎么回事儿?还有,为什么这道雷会存在于自己的意识之中?

“那你为什么会选择我?“

系统的声音忽然间又变得有些飘忽。

“可能这就是孽缘吧。”

荆戈再想问些什么的时候,却发现根本没有办法再跟系统进行沟通。

荆戈没法完全信服系统说的话。

有很多的疑问其实并没有合理的解释,而且荆戈很直观的感受到,系统依旧在规避一些话题。

他觉得头很疼,可是又像是一团乱麻,无从下手。

荆戈正头疼之际,杂役堂里忽然间喧哗起来。

不老山宗门各殿灯火通明,山上山下时不时地可以见到一些在天上飞行的修士。

荆戈匆忙间赶到杂役堂的正厅,挤过拥挤的人群,竟然发现老田面色铁青地倒在地上。

老田身边站着几个抱剑而立的弟子,他们的袖口上绣着一座倒过来的山。

荆戈顿时知晓了这几人的身份——不老山上执法堂的弟子。

老田身侧站着一个长相阴柔的男子,眼睛快要眯成了一条线。

他扫视着堂内的这些人,目光阴翳。

荆戈不知道为什么,他总觉得这个阴柔的人在看自己。

果然彦祖的脸无论是在异界还是在原来的世界,都是如此吃香。

那个阴柔的男子张口说道:“在下是执法堂的执事,在下名字就叫做在下,今日来此有几件事儿想跟你们确认一下。”

荆戈又一次觉得这个世界好神奇,怎么回事儿,原来真的有人叫在下。

在下继续说道:“现在杂役堂已经封锁,田堂主不幸身亡,在下需要了解杂役堂里几个杂役的动态。”

荆戈恍然的同时又很惊讶,鞭王老田虽然说修为不算太高,但是那一手小鞭子基本能玩出花,怎么就不幸身亡了?

在下扫了一眼荆戈,又隐晦地看了一眼白尺,他径直走到了荆戈面前。

在下阴柔地问道:“我想知道,今日午时你在哪里?”

午时?

那不是正好被鹅扇的那会儿么?

于是荆戈说道:“那会儿我在白昼师兄的小院儿里,打扫卫生。”

在下听到荆戈提到白昼的名字时,嘴角微微上扬。

他有些轻佻地说道:“果真如此?”

荆戈斩钉截铁地点了点头说道:“确实如此。”

在下不知从何处拿出一本花名册,他轻轻翻了几页,恰好翻到了今日的点卯。

名册里今日负责打扫白昼院落的杂役,竟然是白尺!

在下又是看了一眼荆戈,轻笑着说道:“可是这册子上写的并非如此。”

荆戈好像在一瞬间想通了什么,但也转瞬即逝,随即而来的是一种莫名的惊恐。

他愤怒地转过头看向白尺。

白尺依旧抬着他高傲的头颅,只不过此时看向荆戈的眼神里充满了不屑。

仿佛在嘲笑着荆戈才是那个真正的白痴。

在下朝着身后的弟子甩了一枚令牌,而后说道:“拿着这枚令牌,去请白昼师兄,就说有些小事儿需要麻烦他确认一下。“

不多时白昼抱着那只鹅来到了杂役堂,看都未看一眼荆戈。

在下看着白昼,抱拳行礼说道:“这小厮说午时去了师兄院子清扫,请问师兄是否见过这小厮?”

白昼像是第一次见到荆戈一般,他走到荆戈面前,仔细地看了看荆戈的脸。

然后白昼摇了摇头说道:“我……我也是……是第一次见到。”

在下点了点头,扫了一眼荆戈,然后又问道:“劳烦师兄了,今日午时去院落打扫的杂役师兄可还记得是谁?”

白昼环顾一周,随后抬起手指了指白尺,没再言语。

荆戈感觉自己好像落入了一个局,但是荆戈不知道为什么他们会给自己设这样一个圈套。

而且为什么偏偏是自己打扫白昼院落的时候,鞭王老田出事儿了呢?

没道理啊。

更何况这情况也太合理,这个在下好像就是冲着他来的。

在下冷哼了一声,挥了挥手,手里便凭空多出来两条锁链,直接将荆戈捆的严严实实。

荆戈路过白尺的时候,白尺微微一笑,用微不可察的声音说道:“说真的,我是真没想到你会自投罗网。”

荆戈心下一惊,他觉得白尺说这句话的时候带着很深的嘲讽,仿佛在笑他不自量力。

几个执法堂的弟子拖着荆戈走出杂役堂,另几个弟子抬着老田的尸首。

白尺目送着荆戈的背影,唉声叹了口气,抬起他高傲的头颅说道:“亏我这段时间来跟他交好,谁能想到他竟然如此狼子野心。“

周围的吃瓜群众也很惊讶。

无论在哪个世界里,最不缺的其实就是八卦。

白尺只是微微感叹了一下,那些吃瓜群众就已经燃起了熊熊八卦之火。

一来二去的,不老山的这几个外门里,倒是传出来不少谣言。

某个魔教弟子,潜伏在不老山的杂役堂,因为鞭王老田玩的太花,所以不堪其辱之下,奋起杀人。

荆戈不知道这些谣言,此时他正被关押在一间暗室。

在下站在他的面前,细细打量着他的脸。

然后在下阴柔地说道:“荆戈是吧?本来你早该死了才对,可是为什么你还活着?”

荆戈听到在下的话,脸上的神色有些不太自然。

在下用指尖温柔地敲着桌子,很有节奏感,他看着荆戈继续说道:“有些意外?觉得自己明明服用了易容丹,怎么还会被人看出来?”

荆戈沉闷着不说话,像极了以前面对上司时被看穿一切的谈话。

在下拿起桌上的茶杯喝了两口,有些嘲讽地说道:“你跟白尺很熟,那你或多或少也应该知道,他是炼药师。”

荆戈的瞳孔骤然缩至针尖大小,原来扫山路的那一天白尺就已经看穿了自己的伪装?

他一边愤怒的同时,心里一边骂着系统。

当然荆戈心里也存着一丝侥幸,看来在下并不想杀他,不然也不会说这么多废话。

在下看着荆戈的眼神,又是嘲讽地说道:“此时你是不是在想,我并不想杀你,否则我不会跟你说这么多的废话?”

荆戈默然,自己的所思所想仿佛都被面前这个阴柔的人一眼看穿。

在下又是浅尝了一口茶,悠悠说道:“其实我很想杀你,不过比较可惜的是我没办法杀你。”

在下说完这句话之后从椅子上站起身来,转身出了暗室。

荆戈将脸埋在暗室的阴影里,他睁大的双眼里带着茫然无措。

穿越而来本就对这个世界倍感陌生,如今又身陷囹圄,他很迷茫,他不知道自己该在陌生的世界里,如何尽最大的努力存活下去。

暗室外的大门嘭的一声关上。

仿佛也关上了荆戈对这座世界的向往。

(未完待续)

(0)
上一篇 2022年9月9日 下午10:01
下一篇 2022年9月9日 下午10:01

Warning: Use of undefined constant php - assumed 'php' (this will throw an Error in a future version of PHP) in /disk/haoming66.com/wp-content/themes/justnews/single.php on line 28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