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爷李昭云)叶繁李昭云_《叶繁李昭云》全文在线阅读

高口碑小说《叶繁李昭云》是作者“叶繁”的精选作品之一,主人公王爷李昭云身边发生的故事迎来尾声,想要一睹为快的广大网友快快上车:重伤垂死的叶繁听到熟悉的声音,努力抬起头看向他们,她最爱的男人和最害怕的女人越王李昭云,当今大夏皇帝的嫡长子,英俊无双,文韬武略,又冷漠无情而李昭云身边的,是圣上新封的安平县主、叶氏孤女——叶繁叶繁?她才是叶繁!…

小说:叶繁李昭云

类型:古代言情

作者:叶繁

角色:王爷李昭云

《叶繁李昭云》这部小说的主角是叶繁李昭云,故事内容经典荡气回肠,是属于言情小说。主要讲的是:“殿下,怎么她也叫叶繁?”李昭云身边的安平县主故作惊讶,用娇气的声音问他。李昭云眸子晦暗不明,这个女人,到现在还不肯说真话!叶家遗孤是太后亲自保下来的人,手臂上有太后当年留下的梅花纹,王府平日侍候她的暗卫禀告,她身上白净的连一颗痣也没有。…“啊——啊——”越王府的地牢里,女人的惨叫此起彼伏。粗重的木棍上,缠了荆棘,一棍棍重重打在绞架上的瘦弱女人身上,血淋淋的伤痕上,又放了吸血的水蛭

评论专区

我的镀金时代:文笔差,剧情毫无亮点,强行尬装,1分不能再多

重生之抠脚大汉变男神:设定我能接受,但你写的98年怎么与16年没什么两样,没事斗个舞,主角前世沉默宅男、重生后就成了二逼话痨了,大纲能不能设定的好一点。不过要是发表在晋江写成BL文估计不错

万域之王:不知道说啥 不如 哈赛ki ——最右观光团

叶繁李昭云

《叶繁李昭云》精彩片段

叶繁李昭云第1章  

《叶繁李昭云》这部小说的主角是叶繁李昭云,故事内容经典荡气回肠,是属于言情小说。
主要讲的是:“殿下,怎么她也叫叶繁?”
李昭云身边的安平县主故作惊讶,用娇气的声音问他。
李昭云眸子晦暗不明,这个女人,到现在还不肯说真话!
叶家遗孤是太后亲自保下来的人,手臂上有太后当年留下的梅花纹,王府平日侍候她的暗卫禀告,她身上白净的连一颗痣也没有。
…“啊——啊——”越王府的地牢里,女人的惨叫此起彼伏。
粗重的木棍上,缠了荆棘,一棍棍重重打在绞架上的瘦弱女人身上,血淋淋的伤痕上,又放了吸血的水蛭。
女人被细长的铁链固定在绞架上,白衣染血,仿佛一只随时坠落的蝶。
这是越王府里曾经最得王爷宠爱也是唯一一个得到王爷宠爱的叶繁。
酷刑在私牢里很常见,无论什么样的人,都会遭遇最折磨人的刑法。
“疼,疼。”
几个轻微的字吐了出来,暗处的一身玄色华服的男人眉头一皱。
女人的声音很轻,但以他的内功,听得一清二楚。
“你不是哑巴?”
“王爷!
给王爷拿药来!”
华服男子生生折断了一段剑刃,手心满是血,身边的侍卫吓住了。
“殿下。”
一个披着青缎斗篷的女人凑了上来,女人眉目温婉,满脸心疼。
越王并不吃这一套:“滚!”
女人瑟瑟退了几步,一双眸子却死盯着绞架上伤痕累累的女人,贱人,你今天死定了!
重伤垂死的叶繁听到熟悉的声音,努力抬起头看向他们,她最爱的男人和最害怕的女人。
越王李昭云,当今大夏皇帝的嫡长子,英俊无双,文韬武略,又冷漠无情。
而李昭云身边的,是圣上新封的安平县主、叶氏孤女——叶繁。
叶繁?
她才是叶繁!
李昭云拎着那把沾了自己血的断剑,一步一步走到受了重伤的女人面前。
剑刃横挑,一张绝美惨白的脸展现在他面前,那对眼睛尤为的明亮。
“本王以为你干净,才会有这么一对好看的眼睛,本王喜欢你的眼睛,它即使到了这种时候也这么清透,所以,干净的不是你,是你的眼睛。”
想到自己有多喜欢这个女人,李昭云心里泛起一种被背叛的耻辱与深深的反感。
“疼。”
叶繁不断重复着这个字,期待地看向李昭云,仿佛这个男人会心软一样。
李昭云拉过锁链的一端,用力拉扯着,锁链缠着女人的细白的脖颈,她的皮肤很娇嫩,此刻已渗出血来。
她终于闭嘴了,看到女人被勒得说不出话来,李昭云觉得自己的世界稍微清净了点,他一点都不喜欢她说话。
“从我第一次见你,你就会说话,你不是哑巴,对不对?”
李昭云面目有些狰狞,如果当初不是看她是个痴愣的哑巴,他怎么会把她带回王府。
“你不会说话吗?
说话!”
“王爷,您还在勒着她。”
李昭云的贴身侍卫影青提醒道。
一旁的侍卫都是不忍的神色,叶姑娘在王府多年,竟然是这个下场。
“你知道你每次吃药的时候,你嫌药苦,我给你的糖丸是什么吗?
是我让他们调的很甜的哑药。
你是被人毒哑的,我可以治好你,但那样的你不能留在越王府,所以我给你的也是毒药,你根本不可能再开口说话,你到底是谁?”
李昭云的暴怒使所有人不安,除了安平县主还面色如常,其余人都把头低了下来,王爷极少发这么大的火。
绞架上的女人呆呆地看着李昭云,像是被他的表情和语气吓坏了。
叶繁低下头,眸子的光黯淡下来,她已经不是那个什么都不知道的懵懂小姑娘了,原来她最喜欢的糖,是毒药啊。
“叶繁?
前御史大夫的遗孤和你是同一个名字,她是叶家拼死保下来的忠烈之后,为什么你看到她就会躲起来?
为什么?”
“信,信,我。”
叶繁忽然激动起来,颤抖着挤出几个字,每说一个字,她的喉咙就像是被火烧了一般难受,这是她开口的代价。
她想说话,对面前的男人说话。
“殿下,怎么她也叫叶繁?”
李昭云身边的安平县主故作惊讶,用娇气的声音问他。
李昭云眸子晦暗不明,这个女人,到现在还不肯说真话!
叶家遗孤是太后亲自保下来的人,手臂上有太后当年留下的梅花纹,王府平日侍候她的暗卫禀告,她身上白净的连一颗痣也没有。
“你为什么能说话?
你瞒了我多久!”
叶繁眸子仍是清亮,眼神确是空洞无助,她直直看向安平县主“叶繁”,只觉得心里委屈。
安平是内定的越王正妃,时常来王府走动,看到越王府已经有这么一个大美人,自己却是相貌平平,有心和叶繁亲近,来博得越王好感。
可只有叶繁知道,安平县主接近自己,只是为了除掉自己。
她应该叫何韵才对,在来王府之前,自己在何家,常常被这位大小姐打骂到昏过去。
来了越王府之后,叶繁的身子渐渐养好了,记忆也恢复了些,除了嗓子,她与以前并无不同,只是她依恋那个少年郎给她的庇护,不愿再与过去有牵扯。
没想到,多年后,何韵又晃到了她眼前,甚至占了她的真正身份——叶家嫡女叶繁。

(0)
上一篇 2022年7月8日 下午2:20
下一篇 2022年7月8日 下午2:20

Warning: Use of undefined constant php - assumed 'php' (this will throw an Error in a future version of PHP) in /disk/haoming66.com/wp-content/themes/justnews/single.php on line 285